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22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22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22)     

武裝風暴604 震怒


  暗王很怒,據說是做了最徹底的安排,同時警告北方將軍邪速,這是他的最后一次機會,如果在王動進入暗族核心區域之間沒有抓到王動,那他的蟲生之路也就結束了。
    
    為此甘達略附近城市的暗族和蟲子都瘋了一樣展開地毯式搜索,因為這里離蟲族的中部區域已經不遠了,最近的路在過兩座城市就進入中部了。
    
    邪速曰夜兼程趕回后方,雖然前方戰場很重要,可是邪速自己生命更重要,前線就算進攻乏力,但怎么都能撐住,盡管這與暗王的進攻大計不符,可是邪速非常爽快的做出了對自己最正確的判斷。
    
    由于北方將軍親臨,周邊十多個城市都忙碌起來,邪速親自坐鎮,下達了死命令,暗王要他死,他也不會讓下面的家伙好過。
    
    “哈爾蒙先生,暗王的震怒想必您也知道了,我希望能切實的幫助我,邪速自當厚報!”
    
    到了生死關頭,邪速也不擺北方將軍的架子了,什么暗族神族之爭,在他看來都沒自己的命重要,一想到自己要被吞噬,北方將軍就有著發自靈魂的戰栗,絕對不行,言語之間語氣也變化了。
    
    哈爾蒙的臉色依然很平靜,他冷靜的觀察著暗族中對待這件事兒的應對和暗族情緒上的變化,不得不說,王動把暗族進化中的問題全部給打了出來,在順境和絕對優勢種,暗族看起來是那么的完美,可事實證明,帕特洛克羅斯才是正確的,哪怕扎戈族的進化在完美,有一種進化是需要時間的,那就是思維。
    
    人類形成現在這種完善的思維,抵擋負面情緒的能力,是經過無數教訓和時間歷練的,這是靠進化,進化不來的。
    
    也許扎戈族分析過,規避了一些人類的問題,比如說虛榮,比如說酒色等等,可是卻忘了一點,**的種類很多,但要摧毀一個種族,一種就夠了,暗族與生俱來的對力量和吞噬的貪婪,就是他們的致命傷,而且他們不會控制,隨著壓力,它們會面臨崩潰。
    
    沒有經歷過考研的智慧種族都是脆弱的。
    
    這也是為什么帕特洛克羅斯向來就沒把暗族當回事的原因,在神族內部,很多人猜測,之所以留下暗王,是因為念及情分,也有人猜測是因為母皇的干涉,盡管母皇負責的是誕生,可是也非常可能干涉,但有一點可以確定,在母皇的眼中,神族和暗族都是一樣的,它那個層面是不會有差別的,所有扎戈族都是它的子民。
    
    看著邪速的變化,這位實力絕對強悍的北方將軍流露出的一絲無奈,讓哈爾蒙真正了解了,帕特洛克羅斯根本就沒把暗王魔葉當做競爭對手。
    
    而神族源自于人類,經歷過各種情緒,當然不排除神族也會出現一些不良反應者,無法控制這突如其來的力量提升,姓格膨脹,但這些都會在神族內部被清除,帕特洛克羅斯從來不認為神族一出現就是完美的,只是說他具備了走向完美的條件,在競爭中,神族會蛻變的更加完善。
    
    而神族完善的唯一辦法就是戰爭,包括帕特洛克羅斯自己,他要成神,走向那至高的境界,需要一個至強的對手。
    
    從現在看,從一開始就不是魔葉,帕特洛克羅斯不插手火星事務,也是想讓暗王強大起來。
    
    他對王動這么有信心嗎?
    
    也許只有了解兩人的哈爾蒙才會想到這個方向。
    
    帕特洛克羅斯、王動,真是兩個讓人頭痛的家伙,哈爾蒙自己剛剛被耍了一道,本以為王動會消停,誰想到沒多久又冒出來了,而且這次更囂張。
    
    “邪速將軍,我想知道母巢失控的新兵種戰斗力如何,是什么類型,他們這次戰斗力突然大增,肯定是跟這個有直接關系,如果不能充分的評估對手,消滅就無從談起。”
    
    哈爾蒙停下思考,說道。
    
    “蘭迪納摩母巢是存在于火星的最高階母巢之一,已經存在三百多年了,一直以來負責火星的生物進化,這一批是最新的繼承基因兵器,其中還包括為暗王陛下準備的坐騎,源自于人類早期騎兵計劃,具體戰斗力不詳,但是有一天,它們有一種干擾人類和暗族的本能,同時具備了直接吞噬生命力的能力,是全天候兵種。”
    
    邪速略顯沉重的說道,這事兒其實跟他沒什么關系,只是倒霉的承受了結果。
    
    哈爾蒙也禁不住皺眉頭,可是也無法埋怨,誰想到王動這個瘋子真的會去翻越蘭迪納摩山,他在了解了那里的資料時,也絕對相信正常人是肯定不會從哪里走的,就算是瘋子,也只會葬身蘭迪納摩山,王動他們不走還好,走就必死,人越多死的越快。
    
    人類的身體狀況,曾經是人類的哈爾蒙是很了解的。
  
[xsl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