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17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17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17)     

武裝風暴572 殺戮騎士


  張光明眼睛瞪的滾圓,永遠的坐在了天師教教主的位子上,看在上一代教主的份上,米修?奧丁給他留了個全尸。
    
    誠然米修很心軟,但是任何人都有底線,張光明是徹底的觸犯了米修?奧丁最不能碰觸的地方,如果是和平年代,以米修的姓格可能會繞他不死,但在這個時候,人類經不起任何內耗。
    
    殺無赦!
    
    “教主!”
    
    “教主!”
    
    米修?奧丁擺擺手,“天命城城主張光明背叛天師教,已伏誅,方正南,立刻帶人接收天命城,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搔亂的情況!”
    
    “是,教主!”
    
    方正南領命立刻出發,張光明不明白的是,他永遠成不了教主,就算米修死了,也輪不到他。
    
    有點煞氣的米修才更像天師教教主!
    
    這只是個小插曲,除掉了張光明,人們只會拍手叫好,誰會在乎這樣一個紈绔子弟。
    
    第二天一早,王動就帶著肖雨雨等人踏上了回馬爾薩的路,肖雨雨等人也是面色肅殺,顯得更加美麗,戰爭沒有讓女人走開,她們也是戰士。
    
    磁浮車狂飆,望著前面的王動,肖雨雨心中滿滿的,哪怕是去赴死,跟這個人在一起也不會寂寞……人類后方的一線城市麥哲倫城,此時陷入一片火海之中。
    
    “馬修,組織戰士擋住南面的兩頭大蟲!”
    
    “城主,我們先避一避啊,我們手頭上的戰士根本對付不了暗金扎戈!”
    
    “避?往哪兒避!”
    
    “城主,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,我們這么消耗,會把城里的高手都添光的。”
    
    “就算填光也要填,我死了,可以讓其他人來當城主,但任由蟲子這么肆虐,我這城主算個屁,不怕死的跟我上!”
    
    宋忠只有十九級,作為一線大城,麥哲倫成有兩位傳奇境的高手坐鎮,打退了蟲子的幾次搔擾,不斷麥哲倫城士氣大振,周邊城市也是群情激昂,哪怕不是自己的城市獲勝,只要有人類在堅持在戰斗,大家就不會恐懼,哪怕蟲子在肆虐,都不會畏懼。
    
    市民可以躲,可以藏,但如果戰士也跟著藏,那還叫戰士嗎?
    
    麥哲倫城是相應戰神號召的,勇敢戰斗,可是擊退了暗金扎戈的后遺癥來了,這次來了五個暗金扎戈和五個暗金原型扎戈,城市遭遇到了更殘酷的打擊,兩個傳奇境高手戰死,但是他們臨死也帶走了三個暗金扎戈,直到這一刻宋忠也沒什么好后悔的,戰士就是戰死,總要有這一天,只不過現在輪到他宋忠了。
    
    原型扎戈肆無忌憚的破壞著,而剩下的兩個暗金扎戈族四處屠殺人類的高手,只要核力超過十八級就會成為它們的目標。
    
    一群等級不一的戰士涌到了宋忠的身邊,“弟兄們,跟著我去給蟲子們送終了!”
    
    兩個暗金扎戈從天而降,凡是反抗的城市,就要以更殘酷的手法殺光,這就是它們存在的責任。
    
    徹底讓人類臣服,讓他們喪失斗志,成為扎戈族的奴隸,徹徹底底的試驗品。
    
    人類最強的是意志,扎戈族最強的是**,所以魔葉想知道的是,當人類的意志崩潰之后,這個種族會變成什么樣。
    
   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人類并不怕死,這應該是智慧生物最害怕的,可是小小的人類卻正在抗拒這一點,主動求死。
    
    就如同宋忠等人一樣,他們可以選擇退縮逃避,甚至可以美其名曰保存實力。
    
    可問題是每個高手都去保存實力,扎戈族可不會自己減少,也許他們今天都完了,可是他們至少干掉了三頭暗金扎戈。
    
    殺一個,總歸是實實在在的少一個。
    
    今天一個戰士倒下去,明天會更多的戰士站起來!
    
    轟……一個原型暗金扎戈被炸斷了一條腿,戰士們立刻蜂擁而上,火焰四射,一些戰士化成了灰燼,其他的戰士不但沒有退縮,反而更加瘋狂,活活把一只原型扎戈剁碎。
    
    要的就是這種場面!
    
    敵人的實力是強大,但并不是無敵的,如果沒有勇氣,那就一點希望都沒有,只要敢拼,就會爭奪一絲生機。
    
    宋忠雖然只是個城主,但是他更清楚的明白這一點,手中劍依然在揮舞,可是身邊的戰士在一個個倒下。
    
    人已經麻木,不知什么時候,身邊的戰士已經沒了,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個人了。
    
    轟……手中的劍飛了,宋忠感覺身體遭受重創,整個人飛了出去,還沒落地,又被踢了回去,骨頭碎了,可是卻無法反抗。
    
    十九級,還是低了點,真是可惜,哪怕能咬蟲子一口也好。
    
    轟……身體重重砸在地面,翻滾了出去,骨折這種硬傷對一個戰士來說就是家常便飯,宋忠不怕痛,只是心中那種不甘和怒火卻無法發泄。
  
[xsl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