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17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17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17)     

武裝風暴544 霸氣


  另外,賽克魯斯也不明白,一個傳奇境的高手如何引的整個城的蟲子都跑出來,如此大的陣仗似乎……,如果算上肖雨雨的話,倒是有點意思。
    
    天師教大醫官加傳奇境高手,大概引起了蟲子其他方面的聯想,十有**是和天師教搭上了關系,商人的直覺告訴他,這里面還有其他的東西,也許是非常重要的,不管怎么樣,馬爾薩一行是必須的,只是規格上,他要改一改,禮物上也要重新調整一下了。
    
    城市一旦被打下來,同時又確認了扎戈族被擊潰,各地的抵抗軍也開始琢磨了,已經分批派人探查情況,不過眾多實力到沒有急著進城,也是防止有扎戈族反撲,畢竟馬爾薩城就這么被打下了,蟲子沒有動作的幾率不大。
    
    什么是勝利的夜晚?
    
    也許勝利的消息已經傳出去,大概在人們心目中應該徹夜狂歡的英雄,現在東倒西歪的躺著,鼾聲震天,但是所有人都太疲憊了,即便是烏瑞納斯這個級別的戰士,也很久沒有經歷如此強度的戰斗,他無法相信,一個小小的戰狼組,竟然能爆出如同正規軍一般的紀律,甚至更強的意志。
    
    軍隊需要鋼鐵意志,真正強大的軍隊就是在鏖戰中方能展現出真正的實力,絕境中依然保持著足夠的戰斗力,爭先赴死,這種表現如果出現在天師教的正規軍還算說的過去,有著虔誠的信仰和長久的訓練,但戰狼組的戰士呢?
    
    看著這些人烏瑞納斯也有點感觸,大家實在太累了,大醫官也很久沒參加過這樣的戰斗了,雖然疲憊可是直到剛才大醫官的表情是那樣的自然放松,盯著大醫官的職位,肖雨雨要天天帶著華麗溫柔的面具,有的時候她都在質疑這種不太真實的生活,可是天師教更大的意義是象征,是旗幟,而不是直接戰斗,今天的戰斗并不符合肖雨雨的身份,可是她去做了,而且那種滿足感和充實感是繼任大醫官以來從沒有過的。
    
    不是虛榮,是切切實實通過戰斗得來的榮譽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,竟然是王動。
    
    同樣的名字,完全不同的震撼,作為天師教的核心人員,烏瑞納斯不止一次從教主的口中聽到這個名字,跟五年前比,王動輪廓確實變得更成熟了,跟比武大會的那個稚嫩的人確實有不小的差別,這不是說模樣有很大的變化,而是氣質,男人的成熟能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    
    不管怎么說,王動的到來對消滅蟲族有很大的幫助,可任何事情都是兩面,在得到助力的同時,王動和烈堅會如何呢?
    
    一山難容二虎,天師教和烈家之所以能融洽相處是各取所需,互相補充,可是王動來這里想做什么呢?
    
    如果不是王動,任何其他人,想要在火星有點作為,都不可能撼動烈堅,但他是王動,你可以忽略任何人,都不能忽略一個擊敗帕特洛克羅斯的人,刀鋒戰士的傳人,看起來是孤家寡人,但是他的能量不能以常理估計。
    
    手中掌握著這么點人,他就敢直接攻城,如果在多點,豈不是敢直接殺上暗王殿。
    
    烏瑞納斯腦海里想了很多,看似魯莽甚至冒險的計劃,其實都在王動的預料之中,包括最后的及時出現,看似危險,恐怕也是算好的,如果是這樣的話,就太可怕了。
    
    烏瑞納斯腦海里有點亂糟糟的,如果僅僅是管東陽,他們天師教幫忙是應該的,管東陽的姓格決定他就算到了頂級也不會改變火星,可是王動不同啊,天師教的立場有點尷尬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和隱天宗站在城市的制高點,俯瞰著遠處,就如烏瑞納斯猜測的,整個過程,包括他趕回去的時間都是經過計算的,王動在計劃開始前在馬爾薩城周圍的偵測并不是玩,和黑炭算出了時間,包括應變突發狀況需要預留的時間,評估了戰狼組,圣堂,天師教眾人的綜合實力,當然計劃只是計劃,關鍵時候還要看發揮,無疑,隱天宗和肖雨雨的發力是至關重要的,如果在關鍵時刻肖雨雨選擇撤退,那這次計劃很可能就是全軍覆沒。
    
    但,想要成功,沒點看人的眼光是不行的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絲毫沒有低估隱天宗和圣堂戰士的力量,而他們也充分證明了圣堂無庸手,關鍵時刻的勇猛無畏,沒有丟圣堂的臉。
    
    同樣王動的強大也征服了這些內心孤傲的圣堂戰士,他們服從命令,跟隨隱天宗而來,也可以勇敢赴死,可是他們執行的是命令,并不是對王動個人的服從,而經過這一戰才真正的融合。
    
    隱天宗還是一模一樣的淡然,可是這位傳奇境高手中的目光比以前更加從容了,因為他知道,王動會帶領他們做出一番大事業,帶領他們回地球。
    
    這些人并不是純粹的火星人,而是都是通過各種方式來到火星,并融入火星生活的,圣堂內堂弟子。
    
    他們想回家。
    
    隱天宗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著回地球,回到他們信仰的圣堂,可是跟著這樣的人,他們不需要后悔了。
  
[xsl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