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22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22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22)     

武裝風暴505 神族VS暗族


  天師教絕對是火星最可怕的勢力,實力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,他們研究奧術的時間至少在二十年以上,遠遠走在別人的前頭,而且天師教最擅長修行精神力,只是他們走的是天道,不走戰斗路線,可是面對人類的生死存亡,天師教轉型成為戰斗力量,所爆出來的戰斗力就不好估量了。
    
    寧得罪烈家,也不能得罪天師教。
    
    得罪了烈家,你照樣可以找個地方做山大王,可是得罪了天師教,就沒活路,天師教教徒都是些瘋子,自爆的事兒也絕對不會皺皺眉頭。
    
    “對了,馬爾薩城還沒有動靜嗎?”
    
    “活見鬼了,要是以前遇到這種事兒,蟲子肯定傾巢出動,但據探子說,馬爾薩城很忙碌,可是就不見蟲子有什么動靜,似乎發生了什么大事,讓它們對外面的事兒失去了興趣。”
    
    “哦?什么樣的大事,能讓暗族吃了這種虧還能忍呢?”埃米爾玩味的把雪茄放在鼻子上使勁的嗅了嗅。
    
    “漢斯,想辦法打探一下,我們要盡量的了解蟲子,它們的人姓化,是上天賜給我們的最大機會。”
    
    “是,團長。”
    
    蟲子太反常了,雖然有了暗族的領導,但蟲子的不吃虧的本姓是不會變得,找不找的到人它們不管,但清剿一下是必須的,這次還沒動靜,就太奇怪了。
    
    雷火團和戰狼組這么大的動靜,戰狼組的營地顯然是不能用了,換成以前,蟲子這個時間差不多就該出動了,當然以管東陽的聰明,肯定換地方了,但蟲子可不會管那一套,就算撲了個空,也是要撲的。
    
    究竟什么樣的事情,能讓暗族違背它們的攻擊**呢?
    
    此時馬爾薩城確實很忙碌,忙碌的倒不僅僅馬爾薩城,而是火星很多扎戈族控制的城市都很忙碌。
    
    這是暗王魔葉的命令,能讓暗王如此忌憚的人只有一個,那就是神王帕特洛克羅斯。
    
    帕特洛克羅斯吞噬了兩個蟲王的事兒,也震驚了整個智慧扎戈族,因為這是它們絕對不會做的事情,扎戈族有著無窮的進攻**,但是有一點,它們的等級是無比森嚴的,從沒有發生過越級的事兒。
    
    可是那兩個蟲王可是和帕特洛克羅斯,魔葉同一級別的存在。
    
    也不由魔葉不忌憚,至于兩人究竟是什么樣的關系,誰也不清楚,也許因為魔葉是帕特洛克羅斯的領路人,帕特洛克羅斯才放他一馬?
    
    兩人分別管理自己的世界,并沒有什么干涉,可是帕特洛克羅斯卻忽然派他的人來火星,這確實是很值得思索的事兒。
    
    但這些人并沒有做干擾魔葉統治的事兒,只是負責一些調查,顯然魔葉是很不喜歡的,可是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,結果是這些人還是來了,并散布到各個城市,執行著秘密任務。
    
    魔葉從根源上說,應該高帕特洛克羅斯半級,但問題是帕特洛克羅斯根本不走蟲子那一套,尤其是在吞噬了兩大蟲王之后,魔葉的實力對比上,恐怕是無法和帕特洛克羅斯抗衡的,但帕特洛克羅斯做的事情是違背扎戈族生命烙印的事兒,這也產生了巨大的矛盾,只是現在的帕特洛克羅斯也是扎戈族的一份子,事情就變得復雜了,加上暗族也汲取了人類的一部分思維,讓事情變得更加復雜。
    
    “特波利斯先生,歡迎光臨馬爾薩城。”
    
    “昆城主,您的太客氣了。”
    
    “宴會已經準備好,請。”
    
    “請。”
    
    蟲子們正在賣力的干活,廚房里的人也在忙碌,不用懷疑他們是人類,只不過是暗族豢養的人類,原型扎戈什么臟活累活都能干,可惜不能為高級暗族提供需要的享受,而暗族進化的時候只管戰斗能力,可不包括做飯。
    
    所以一些有特殊技能的人類也就活了下來,成為暗族養的寵物,不管怎么樣他們至少能活著,當然暗族閑著沒事也會吃一兩個,或者玩死幾個。
    
    特波利斯昂首闊步,他的容貌跟五年前沒有任何變化,他就是那批識時務者為俊杰中的一個,年輕一代的高手,有成長潛力,這是帕特洛克羅斯最喜歡的。
    
    在扎戈族的絕對優勢下,特波利斯帶領著一幫人叛離師門,選擇了共生。
    
    也許對于老一代的人是寧死也無法接受的,可是年輕人卻有年輕人的想法,怎么活不是活?
    
    共生之后,還能長生不老,同時以前的享受依然還在,為什么非要抱著人類那頑固的一套死不松手呢?
    
    有絕對想不開的人,就有很容易想的開的人。
    
    特波利斯就想的特別開,而且他覺得自己的決定完全正確,在全人類都活在恐懼中的時候,他卻可以更加肆無忌憚的享受一切,醇酒美人,還有權勢,以及不老不死的身體,唯一付出的就是自己的胸口多了一個共生的蟲體,剛開始也覺得有點惡心,可是習慣了之后,他慢慢喜歡上了這種感覺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
  
[xsl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