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22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22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22)     

武裝風暴503 識時務者為俊杰


  (推薦票~~~)高速的火焰龍卷不但防御力超強,同時還有極高的核力反彈。
    
    完全就是一個牢籠。
    
    管東陽其實也是咬著牙輸出精神力,機會只有一個,他很清楚,所以哪怕是不能動了,也要把堅持到最后,堅持的時間越久,他的機會就越大,如果讓尼拉塞克出來,那他就真的沒救了。
    
    上帝總是眷顧能抓住機會的人。
    
    十分鐘過去了,管東陽實在是撐不住了,身形緩緩從空中落下,火焰熔爐瞬間消散,失去了精神力的依托,奧術立刻崩潰。
    
    空中只剩下黑乎乎的一坨,像一塊大石頭一樣著落,直接砸在了地上。
    
    尼拉塞克融化了,是石頭骨頭混合鎧甲劍的一個球體。
    
    管東陽也有點無法相信,自己竟然真的贏了,禁不住仰天長嘯,戰狼組這邊爆發出震天動地的歡呼聲,士氣高漲。
    
    這個時候管東陽就算是裝也裝下去,強行支撐著身體望著遠處的雷火團,他倒要看看雷火團敢不敢進攻。
    
    薩科斯的心情不是一般的沉重,賴以自傲的重裝甲部隊毀了,殺手锏尼拉塞克也被干掉了,這仗還怎么打?
    
    在搞下,豈不是連老本都要輸掉?
    
    進,還是退?
    
    “團長,撤吧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!”
    
    “團長,戰士們的心都已經散了,就算我們能干掉管東陽,恐怕也是元氣打傷,還怎么跟暴雪戰團正這個霸主地位?”
    
    蘭多夫也勸說道,管東陽的表現太驚人,這還在其次,他們不是沒有眼力,現在的管東陽應該是強弩之末,就算發狠也頂多就是賠上點人,但最關鍵的還是一開始放出來的那聞所未聞的武器,如果在來一波可真損失不起了,這里面可有不少都是他多年的兄弟,如果死在和扎戈族戰斗的戰場上也就罷了,如果死在這里實在有點窩囊。
    
    所有人都看著薩科斯,薩科斯的拳頭緊緊握著,“蘭多夫,利修,我已經沒有退路了,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,雷火團如果在退,以后馬爾薩地區就沒有我們的立足之地了。”
    
    如果這場再敗,那他的千秋霸業也就成了千秋大夢了。
    
    薩科斯的核力沖天而起,一聲爆吼,“殺!”
    
    雖然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挫折,但薩科斯這么多年積累的威望依然不容動搖,雷火團依然絕對優勢的兵力開始沖鋒,可能是忌憚戰狼組在出什么幺蛾子,奧術部隊在武裝戰士的掩護下朝著營地步步逼近,只要進入攻擊范圍,少不得先給戰狼組來上一通狂轟亂炸。
    
    管東陽其實完全是個空架子了,他的任務完成了,剩下的就看王動了。
    
    轟……就在這時薩科斯的奧術師部隊所處的地面爆出一陣強光,緊跟著一百多武裝戰士忽然出現在奧術師陣營中,每把長劍上都多了一個白凈的脖子。
    
    突如其來的變故再次讓整個雷火團處于一種停滯階段,王動也不知道從哪兒鉆了出來。
    
    “薩科斯團長,你看,我們戰狼組就這么點人,幾條爛命,大家都是抵抗軍,何必搞的這么驚天動地呢?”
    
    王動笑瞇瞇的說道,戰狼組要震懾馬爾薩地區,該出手也是要出手的,尤其是對像雷火團這樣圖謀不軌的,但終究雷火團也是抵抗軍的一份子,雖然偶有吞并,但這也是這個時代的規則,做的最狠的就是烈堅。
    
    只是對于薩科斯這樣有野心有實力的人,如果不打的他痛到長記姓是不行的。
    
    薩科斯不敢動,甚至不敢轉身,對方都到了自己身后都沒察覺,這種身手……自己的奧術師全部陷入了對方武裝戰士的掌握當中,他可以下令把這些人都殺了,可是然后呢?
    
    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精英奧術師全部完蛋,最關鍵的是,他將失去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心。
    
    最可怕的還是出現在自己身后的家伙,除非是尼拉塞克這種二十級的武裝戰士,對方能悄無聲息的從千軍萬馬中來到自己身邊,也是在暗示,隨時都可能給自己一個“驚喜”。
    
    “管東陽想怎么樣?”到了這個時候薩科斯反而淡定了,但是也一直沒有轉身,對方的氣息牢牢的鎖定著他,讓他覺得只要一動,就會遭受到狂風暴雨般的攻擊。
    
    “呵呵,我們戰狼組也沒想怎么樣,大家都是抵抗軍,唯一的敵人只有扎戈族,不過薩科斯團長總要給個讓我們組長滿意的交代才行。”
    
    王動淡淡的說道,這個薩科斯也算是個人物,知道進退。
    
    薩科斯想了想,“我雷火團支持管東陽成為馬爾薩地區的聯軍首領。”
    
    “呵呵,薩科斯團長,聯軍的首領是靠能力的,而不是某個人說了算,在說這個首領的意圖不是某個人的勢力擴張,而是為了我們消滅蟲子的大計,有能者居之,您是不是能來點實在的。”
  
[xsl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