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13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13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13)     

武裝風暴334 張靜的試探


  以他的戰斗力,雖然可以引起人們的關注,但絕對吸引不了那些真正的強者,對一般來說,四等戰勝五等似乎很神奇,但對那些頂級強者,進不了武神境,都是浮云,完全引不起任何興趣。
    
    在pa中存在一群喜歡扮豬吃老虎,俗稱虐鳥的人,但說實話,之所以他們能得到快感,因為他們也是菜鳥啊。
    
    武神確實不屑pa這種地方,但反過來想想,平臺本身并不重要,反而能給忌憚很多的武神強者提供一個不需要太多顧慮的地方,之所以他們不屑,不是因為平臺,而是因為在這里的都是弱者。
    
    如果出現了能讓他們心動的強者,還坐得住嗎?
    
    人類想要提高,閉門造車是不行的,王動不了解武神,但想來也是**不離十,武神之間八成也有切磋,只是不會讓外人知道,但就算可以,也少的可憐,總共那么幾個人,尤其是還多是身份尊貴,凡是追求武道的人又怎么會不苦悶呢?
    
    這么想的話,絕對是有機會的。
    
    只是王動確實要好好安排一下,自己前面的表現也不錯,只要貌似武神銜接的好,逐步提高實力,就不會引起太大的波動。
    
    同時他也想看看,技巧的極限在哪里!
    
    如果是貌似武神,能不能以四等精神力戰勝六等戰士呢?
    
    王動知道自己不行,他的極限也就是四等戰勝五等,一旦對手到了六等,就算技巧差,可是絕對的核力優勢,讓他也無法抵擋。
    
    一想到這里,王動也禁不止心怦怦跳,最近他的訓練有點茫然,當然正在舉辦的武裝大賽是他的一個機會,可是現在的資格賽實在是菜的讓王動同學無法忍受,可沒辦法,畢竟忍的不是他一個,李世民等人不但要忍,還要表演,真是難為了他們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的腦子可是花花的狠,越琢磨越有意思,這簡直是他學習的最好機會,親身體驗是一種學習的方法,他已經體驗不少了,但很少作為一個冷靜的旁觀者,去分析總結一下!
    
    很快王動同學就打著呼嚕帶著怪笑睡著了……第二天,胡楊軒也輕松過關了,同時也有大牌繼續亮相,除了五大世家之外,像虎賁拳這樣有名的新興家族的傳人而已紛紛出場,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完美的舞臺。
    
    半年不見,王賁也成熟多了,一拳過關,上次和王動決戰凱普斯,對王賁的心理和意志都是一個考驗,他在失敗中走向成熟,也明白了很多道理,同時知道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,需要更強大的力量,而不是自怨自艾,那是弱者的表現。
    
    隨著成長,人才會明白一些以前不理解的東西,就如同他明白父親為什么會那么做一樣,跟以往不同的是,以前的他不知道怎么選擇,只知道從父親給出的選擇中挑一個,現在他知道,答案是自己創造的。
    
    在這一天比較瘋狂是的,圣堂的四位內堂弟子,刀、槍、劍、戟,內堂弟子多是以他們主修的功法或者兵刃作為代稱。
    
    圣堂研究力量的方式和聯邦研究力量的方式不盡相同,雖然都是為了提高戰斗力,但也有不同的差別,圣堂更深入的研究力量的本質,并不是完全追求殺傷,有時意境更重要,但對聯邦來說,戰士肯定要發揮最大的殺傷力,有交融也有矛盾,在武裝大賽上都會體現出來。
    
    四人也都是驚艷晉級,四等精神力的對手,根本無法形成威脅,也無法讓他們展現實力。
    
    滄浪刀張不語;搖風槍姚擺;君子劍葉開;鉆天戟吳剛。
    
    上京賽區,由于沒有什么大牌選手,反而打的如火如荼,多是a級軍校的拼斗,四等戰士之間的戰斗,王動這樣絕對實力的畢竟只是少數,對于選手來說,無論成敗都是一次體驗,軍校與軍校之間的風格差別都很大,平時校內的比賽顯然類型太固定,大家都用同樣的功法,同樣的招式,這種比拼太缺乏新穎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胡楊軒已經早早完成比賽,一般人一場可以能打個半個小時,有的甚至會陷入鏖戰,資格賽沒有時間限制,聯邦的大方向很正確,這并不是個秀場,主要是為了讓參賽選手明白差距在哪里,同時最大程度的汲取大戰經驗。
    
    有的時候一場戰斗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,希望大家得到更多的激勵。
    
    而王動和胡楊軒現在對付一般的四等戰士,就是幾分鐘的事兒,在資格戰顯然也沒必要太過夸張。
    
    訓練緊張,到了比賽的時候就可以輕松一點,以胡楊軒的姓格,這樣的比賽就是一個showtime,相當的開心,眼珠子又開始瞄著美女了,雖然王動現在如曰中天,但小胡同學在亞朗還是有固定的人氣群,總得來說,胡楊軒更風搔一些,不像王動整天除了訓練就是訓練,接觸的人也就那么一個圈子,而且時常不在學校,當然更重要的是風格,胡楊軒一看就比較容易接近,而王動身上帶著一種不經意的嚴肅,除非是和他很熟悉的人,一般人都不太敢接近,這也是經年累月戰斗出來的一種氣質,這種氣質在老兵身上經常可以看到。
  
[xsl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