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22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22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22)     

武裝風暴272 強者登場


  經過一個周的恢復,王動感覺精神力恢復到了四等,雖然要重新突破,但運用上和對一些招式,乃至大局的控制上,都有一個全新的認識,這不僅表現在武裝戰斗,還有在星戰上,王動已經進入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狀態。
    
    在以前,王動想要贏對手,更多的是依靠自己近乎變態的apm,用艸作強吃對方,就算創造了兩個戰術,可實際上重點依然是自己的控制,戰術本身也相當的有創意,但那是瞬間的靈感迸發形成的概念,而現在王動感覺到的“悟”又有了一個全新的提高。
    
    卡爾又被華麗麗地干掉了,現在加入s學會的軍校已經擴張到六個了,除了亞朗伯納烏,還有庫庫蘇a級軍事學院、華盛頓a級軍事學院、薩洛a級軍事學院、坦布爾b級軍事學院,這四個軍事學院已經有了s學會的完整干部體系,當然還有一些其他學員的學生自愿加入的。
    
    周末就成了他們的比賽曰,王動和卡爾之間的星戰是最后一項演練,畢竟卡爾最近大紅,大家很想見見卡爾流的創始人是怎么使用卡爾流的,只是情況卻不是這樣,卡爾在切掉了三個會員的挑戰之后,就主動挑戰王動,卡爾是個喜歡大場面的家伙,關注的人越多他就越興奮,這段時間王動狀態很好,卡爾早就忍不住了,正好借這個機會挑戰一下。
    
    其實小胡等人還是很擔心王動現在的狀態,練習和正式比賽是有不同的,卡爾這家伙就是沖動也不分場合,王動作為會長贏了也就罷了,輸了就不好看了,而且如果卡爾故意犯錯,在場的都是行家那也沒意思,何況卡爾這沖動的家伙根本就沒想那么多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卻欣然接受,在這段時間的訓練王動已經發覺卡爾的苦惱,他感覺到自己的卡爾流還不夠完善,任何一個戰法不能孤立出來,需要更多的應變和套路來配合,而一般人還真難對他構成威脅,隨著卡爾的成熟,加上對手的信心不足,經常讓卡爾打得丟盔卸甲,而真正能給他形成威脅的就是flash和bisu,不過這兩人在上次失敗之后已經閉關研究戰術戰法,卡爾想約戰也找不到人,也就是和best切磋,但次數多了,確實沒什么新鮮感,best的變化也確實少了點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這還是恢復之后的首戰,王動自己也覺得狀態很好,感覺從對方的布局上就可以判斷出很多東西,以及兵力真空期,大概也就是幾秒鐘的差別,卻可以改變勝負的那種恐怖的機會嗅覺。
    
    所以連續三盤,直接打得卡爾丟盔卸甲,真有點把卡爾打蒙了的意思,卡爾自己坐在那里開始琢磨,根本不管外面的人,他在看replay,希望找到問題所在,很多沒見識過王動出手的人,這次也好好體會了一把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自己也覺得奇妙,那種控制全盤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,頗有一種洞若觀火的感覺。
    
    學會活動結束,大家倒也沒有散伙,因為火星四殺的活動又開始了,貌似武神不在,tpa就是他們的天下,至于官方是樂得不管,他們最怕的就是沒有明星,沒有話題,最近貌似武神這個不靠譜的家伙失蹤了,火星四殺怎么都能激起一點同仇敵愾也算是一件好事了。
    
    不過今天不同的是,地球聯邦終于有大牌站出來了,王賁和姜龍,王賁自從復蘇之后,就一直沒在tpa上戰斗過了,而姜龍敗給貌似武神之后也是臥薪嘗膽,王賁從諾頓星回來,顯然是不會忍受有人這樣肆意地挑釁貌似武神,畢竟如果不是貌似武神他也不會下決心進行第二次開竅。
    
    姜龍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,整個事件不關伊文特人的事兒,可是火星四殺一旦肆無忌憚起來,自然嘴上無毛,一起罵了進去,貌似武神都不在話下,就更不用說貌似武神的手下敗將了,姜龍好歹也是排云掌的傳人,自己也是天才,在月球也是有頭有臉的,這種侮辱可不能忍。
    
    姜龍對陣的是火星四殺里的烈無霜,王賁對陣的則是霹靂腿秦坤,兩場重頭戲。
    
    等王動等人開始看的時候,姜龍已經被烈無雙打趴下了,排云掌是很不錯,無論精神力還是戰斗經驗姜龍都比烈無霜差了一籌,雖然姜龍已經很拼了,可是還是敗在年紀上,當然烈火訣也很關鍵,慢慢地消磨著姜龍的核力,直到最后一刻崩潰。
    
    在姜龍倒下的時候,火星人爆發出震天動地的歡呼聲,不得不說,火星人的歡呼太夸張了一點,很具有刺激姓,在這點上,地球人和月球人確實有同感,火星人太囂張了。
    
    姜龍很不甘心,太不甘心了,可是這是硬姓的實力差距,不是誰都能用技術克服精神力上的差距,而且五大功法的特點就是扼殺這種可能,你技術再好也不可能不和對方接觸,排云掌的技巧雖然優秀,可是卻依然抵擋不住火毒。
    
    沒辦法克制,就必須短時間內取勝,可是核力并無優勢,烈無霜也不是菜鳥,結果從一開始就注定了,姜龍的失敗如果是一個好一點的對手,大概會得到一些尊重,因為盡管烈無霜比他年長,他還是勇敢地戰斗了,可是現在他換來的卻是侮辱。
  
[xsl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