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裝風暴》 最新章節: 斗戰狂潮學長來了(06-20)      新書《雄霸天下》上傳了兄弟姐妹們來扛旗啊(06-20)      動手術了(06-20)     

武裝風暴157 西貝貨


  監獄里大概有兩百多人,一下子都安靜下來,領頭的西森也是這里的一個頭目,準確地說是基佬頭目,但精神力恐怕也在一百五十索,結果一招就被人干掉,這可是夠意外的。
    
    一群人在地上拼命地掙扎,王動卻沒有就此罷休,他把最后一個家伙的腦袋抓住,朝著合金門不斷地敲擊,“救命,救命,救命!”
    
    王動模仿著對方的聲音,最后一下重重拍在墻上,整個人都暈了過去。
    
    “還有誰想舒服舒服?”
    
    王動的臉上依然笑瞇瞇的,只是監獄里一下子卻沒什么聲音了,這些家伙都是見風使舵的典型,還有幾個老大也都不做聲了,一看這小子就不是什么善鳥,下手可很不是一般的狠。
    
    被救的年輕人一把抓住王動,在這里只有在王動身邊才是最安全的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根本不想給自己增添麻煩,“把手放開。”
    
    對方拼命地搖頭,顯然不肯放過這根救命稻草。
    
    “我不管你是男是女還是人妖,把手放開,到一邊坐著去。”王動沒興趣關心對方的事兒,他現在都弄不清發生了什么。
    
    這次聽到王動沒有拋棄他的意思,總算松手了,不過仍是不肯離開,王動走哪兒他跟到哪兒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露了一手狠的之后,就沒人敢輕易造次了,其他勢力的人則幫忙把人的腦袋拔出來,場面肯定是“慘不忍睹”,這幾十個人恐怕要好好修養一下他們的頭和臀部了,想來這輩子不會對某些部位和活動再有興趣了。
    
    只是王動并不認為事情到這里就結束了,在這里的人恐怕沒一個是安分的,明的不行,恐怕就要來陰的,不過王動根本不在乎,既來之則安之,他倒要看看究竟會是什么事兒。
    
    里面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兒,外面還是一點動靜沒有,看來獄警是打定主意不管了。
    
    這樣也好,王動找了個角落一坐,跟屁蟲也在旁邊一蹲,大概是王動臉色不善,出手又那么“可怕”,跟屁蟲也有點畏畏縮縮,不過有賴于女人的第六感,她覺得至少這人是不會傷害他,……就算傷害,似乎也比周圍那些壯得像野豬的來得好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閉目養神,其實也在思考,事情恐怕不像阿帕奇所說,對方十有**是沖著他來的,可是他不記得得罪過什么人,以前沒機會,現在也沒有,要說諾頓星事件,似乎也已經平息了,跟自己也沒什么關系,想來想去,就是今天去了一趟天堂島,可這又怎么了,這蟲子暴動也跟他沒關系。
    
    難道是因為刀鋒訣?
    
    如果是這樣的話,就不是把他關在這里,而是拿去研究了。
    
    想了半天王動也沒想出個所以然,干脆不想了,反正光棍一條,老頭卷著自己的家當也算是養老費,他也沒什么好怕的。
    
    剛剛一番動作,也有點小累,靜靜地運行刀鋒訣,以應付即將到來的變故,以自己刀鋒訣全勝的力量,想要對付他也不那么容易。
    
    王動跟身邊這個西貝貨保持距離也是不想牽連對方,修行著刀鋒訣,王動燥亂的心緒也漸漸平復下來,心情一平復,思路也變得清晰,這次的事情似乎是針對ffc,應該是這樣,他這樣的小魚,哪兒需要用這么大的動作,如果這樣算來,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放出去。
    
    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姓極大,王動也放下心來。
    
    除了幾個受傷的還在哼哼呀呀,監獄里也恢復正常,不過確實沒什么人愿意主動找王動的麻煩。
    
    如果僅僅是王動,恐怕其他人也就偃旗息鼓了,但這里竟然有個女人,不管是怎么被“錯”弄進來的,還是有幾個家伙在蠢蠢欲動。
    
    男人上半身是素質,下半身是本質,而這里的人本來就是本質高于素質,并不會因為王動就冷卻下來,相反越是這樣,他們的**就越兇猛,目光盯著西貝貨簡直想一口把對方吞下去。
    
    跟屁蟲感覺渾身不自在,只是這里根本無處可躲,周圍的眼光都好怕人,所以又往王動這邊挪了挪,這種楚楚動人的樣子真是會讓人獸血沸騰,要不是王動在,這群人絕對會把這女人活活干死,看她嬌小的身材恐怕也承受不住這么多人。
    
    精神力緩緩展開,周圍的一切收入“眼底”,整個監獄的情況都在他的感覺中,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這些人的**,精神處于極度亢奮狀態,似乎有些人也在做著某種練習,看來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動作了。
    
    忽然之間,王動的表情微微一動,他覺得老頭子以前說的“廢話”原來都是有道理的。
    
    非常平靜的一個小時,那些被王動教訓得很慘的家伙總算有了點勁兒,但已經不再敢看王動了,他們也沒找獄警,看來也知道這個時候獄警根本不會管他們。
    
    終于監獄里有三個領頭的站了起來,緊跟著其他人也都站了起來,一百多人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,西北貨似乎感覺到不妙,淚汪汪地望著王動,不知什么時候她胸口的衣服開了,露出雪白的一片,而淚水也把臉上的灰沖掉,露出白皙的真正膚色,不但是個女的,還是美女,其實只要是個女的,到了這里也都是精品,何況這樣的美人,已經沒什么能阻止這些快狂化的家伙們了。
  
[xsla]